11/18/2011

位置


十四年前他對我說了一句
 "你適合躲在配角的位置"

當時我沒聽懂他的意思,只覺得自己被看輕、取笑
於是在接下來的十年,我不斷努力讓自己往前站,
有時候花盡了身上所有的力氣,即便只換得一瞬間
的注意,也覺得滿足。

然而好不容易我走到舞台的最前方,我望見的全是
一些陌生的臉孔。熟悉的人,哪去了?

灼熱的聚光燈刺穿了眼
死寂的聲音擾亂了神經

台前的我,慌了
我試圖拉住眼前無數高舉的雙手
然而他們就像空氣般穿透,握不住、拉不著

於是我轉了身,那些熟悉的臉孔卻默默地在哭泣著

舞台的最前方,原來是這種味道
冷寂的溫度中,焚燒著自己軀殼的味道

給遠方的妳...

今天妳對我說了一句
"別老是站在後頭,適時的表現自己一下
有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而我回了妳
"我還是適合躲在配角的位置"

於是...


平行的兩條線
不再 平行

誰衝動了
誰跨越了
誰破壞了

又如何






11/08/2011

無題 20111108


不否認,我是個愛流浪的人,甚至我不斷地在腦裡複習著怎麼去迎接自己人生的終
點,終點會落在何處,要將什麼打包到這最後旅程的行囊。肯定的是,如果沒有意
外,我不會死在台灣。肯定的是,少不了最愛的那幾張專輯,還有那些我斷斷續續
寫下來的筆記,過去往返的書信以及芭樂那幾本厚厚的文字。肯定的是,我會帶著
筆電和相機,慢慢地將過去和所剩無幾的最後拼湊回那個真實的自己。

不否認,我是個愛流浪的人,即便那是一趟再也回不到家的旅程...

10/14/2011

機率

於是 在預期之外
我們 竟
不經意的 影響著
某 一個


非關緣份
純屬機率

8/31/2011

謀。殺


"是 夜殘酷了
還是你的心已支離破碎" 你問

不 是我懂得了
埋葬記憶 往前走了
即使 我不再完整
就算 我不是快樂

拾把香 灑在墳前
靜望著 被謀殺的良心
我為自己冷紅的雙眼

哀傷

7/13/2011

Seasaw



我討厭和你玩蹺蹺板
因為每當我正準備要享受飛耀在半空的瞬間
你會故意跳開 讓我狠狠地摔下

7/02/2011

6/30/2011

09:00 a.m.

意識爬出夢境

眼。睜。

接著你問 「今天會是怎樣的一天?」

09:00 a.m.
我 期待著...

6/23/2011

留住

給遠方的妳:

突然的想法,
哪天我走了,我會把所有的音符都留給妳

那麼…

哪天妳走了,可否把所有的文字都讓給我?

6/14/2011

無題 20110614


然後,你遇見了那個需要你的人

直到有一天

你不再被需要